<var id="fzjbv"></var>
<var id="fzjbv"></var><var id="fzjbv"></var>
<var id="fzjbv"></var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<var id="fzjbv"></var>
<thead id="fzjbv"><cite id="fzjbv"></cite></thead>
<cite id="fzjbv"><span id="fzjbv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搜索

logo

底部備案

Copyright ©廣州白云山敬修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    (粵)-非經營性-2020-0503    粵ICP備05038002號-1   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 廣州

二維碼

 

底部導航

聯系我們

地 址:廣州市人民南路 179 號 生產地址:佛山市南海區黃岐鄱陽路 249 號 咨詢熱線:4000011790 郵  箱:jxt@jxt.com.cn

關注我們

>
>
天地方圓 (12)

天地方圓 (12)

作者:
發布時間:
2018/05/15
瀏覽量

第十二集
    周宅客廳,白天。
    周慕堂正在客廳里來回踱步,思索著如何籌辦漱玉的婚禮。
    這時,劉義來報說:“老爺,我把靚姐請來了。”
    慕堂忙說:“快請。”
    靚姐進來施禮道:“周老爺,找我來有什么吩咐嗎?”
    慕堂說:“靚姐,請坐。請你來,為的是商量給漱玉辦婚禮的事。”
    靚姐說:“周老爺,這可是大大的喜事啊!你家漱玉姑娘和錢公子,
真是天上一對,地下一雙呀!”
    慕堂說:“靚姐,你和我們周家,包括樹田,部極有緣分,不是外
人,加上素聞你辦事玲攏練達,所以,這次漱玉的婚禮,里里外外,
還非得請你出面代為張羅不可。”
    靚姐爽快地說:“沒問題,操辦這等千載難逢的婚事,是我的福氣,
我求之不得呢!”
    慕堂說:“婚禮要辦得體面、周到,紅紅火火,要跟我親生女兒出
嫁,一般無二。樹田是開藥鋪的,我已著人采辦天下名貴藥材,作為
漱玉的陪嫁。其他一切‘三書’、‘六禮’,均按祖宗規矩。望靚姐悉心
籌劃,拜托了。”
   
    周宅上下,白天。
    周宅里里外外張燈結彩,喜蟑高懸,樂聲飛揚,賀客盈門,熱鬧
非凡。
    慕堂樂呵呵地正向一群興高采烈的孩童派發著喜餅。
    周文、周武以及周家的妻妾女眷們,一面冷眼旁觀,一面虛以應
酬。
    綠綺臺館。
    靚姐和蕓香等,正忙著為漱玉穿戴打扮。
    外面響起了鞭炮和鼓樂聲。
    有人大聲喊道:“迎親隊伍到!”
    慕堂匆匆趕來。
    漱玉哭著拜別義父。
    靚姐為漱玉罩上鮮紅的蓋頭。
    靚姐背漱玉出門。
    慕堂揮淚送別漱玉……
   
    周宅門外。
    樹田騎著高頭大馬,帶領花轎和迎親隊伍來到。
    路子威帶著武館徒弟組成的醒獅隊,在鼓樂聲中歡騰起舞。
    靚姐背漱玉上轎,蕓香緊隨相扶。
   
    大街上。
    樹田騎馬在前,花轎緊隨其后。
    武館的醒獅隊和手持十八般兵器的徒弟,在前后左右護衛。
    雜役們抬著老虎、犀牛、大象、廉鹿等等各種動物的、植物的名
貴藥材,作為陪嫁物,組成了長長的陪嫁隊伍。
    丐幫兄弟亦跟在隊伍后面一路撒下鮮花。
    一路之上,市民圍觀如堵。
    圍觀者不時發出陣陣贊嘆聲。
   
    錢宅門前。
    樹田意氣風發地從馬背上躍下。
    樹田按嶺南風俗,來到花轎前“踢轎門”。
    靚姐扶新娘子下轎。
    樹田用花傘,朝新娘子頭上輕擊三下。
    圍觀者一片喝彩聲
    靚姐背著新娘子,跨過門口的火盆而入……
   
    酒樓上。
    這里高朋滿座,喜氣洋洋。
    韓夢侯、周慕堂等正舉杯相賀。
   
    鬼巢。
    通天教主、莫仁、張保仔等在暗室中聊天。
    外面婚禮的喧騰聲浪,一陣陣撲來。
    張保仔說:“錢澍田不但成了周慕堂的女媲,還巴上了韓夢候,
這下越發神氣了!”
    莫仁說:“韓大人將訂購戒煙散的一大筆款了,提前預付給了錢樹
田,這小子絕處又逢生了!”
    教子不動聲色地說:“你們沉住氣。那個韓夢侯......日子不會長
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莫仁忙問道:“哦,教子莫非聽到什么消息?”
    教主并不理全,只是闔上雙目,嘴角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。
   
    洞房,夜。
    在龍鳳燭的照映下,樹田與漱玉偎依著款款談心。
    樹田說:“漱玉,這不是夢吧?”
    漱玉輕輕搖了搖頭。
    樹田說:“你聽----”
    漱玉問:“你聽見什么啦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什么也聽不見,只聽到你的心在跳!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我也是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真幸福!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我也是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敬修堂被封的這些日子,我心中一直陰云密布,是你給
我帶來了陽光……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欲知世味須嘗膽’不是嗎?人生遇挫不見得就是壞事
啊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是的。我懂得岳父的心,他以天下名貴藥材作陪嫁,是
希望敬修堂能重新站起來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還清了孫家的錢再說吧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夫人跟我想到一塊了。”
    漱玉問:“錢不夠吧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可以找錢莊去借。有了韓大人定購戒煙散的預付款,
有了這些名貴藥材墊底,敬修堂很快可以翻過身來的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何必借高利貸。我的這箱首飾,你拿去變賣就是了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不,千萬不可!我怎么能拿你的……”
    漱玉說:“什么你的我的!難道敬修堂只是你的,不是我的嗎?”
    樹田被問住了:“這……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我已經想好了,等敬修堂重新開張的時候,我就到柜上
去,給你做個幫手。”
    樹田緊緊擁抱漱玉說:“漱玉,你真是我的好夫人!”
   
    武館,白天。
    樹田將一張銀票交給路子威。
    樹田說:“這張銀票,煩請路兄交給孫老伯。除了本金之外,我按
時下的行情,付了利息,再加上頂下鋪面的錢,己經足夠了。”
    子威感慨地說:“咳,我也算在江湖上混了多年的人,像你這樣重
然諾,可與日月比肝膽的漢子,我還真沒見過。錢兄,請受我一拜!”
    子威站起來,欲朝樹田深深一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樹田慌忙攔住道:“路兄,這樣可就折煞老弟了!”
    子威說:“慚愧,慚愧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路兄,關于小田,你在表叔面前,千萬不要將實情相告,
以免傷了老人家的心。你就說,敬修堂的成員,必須是懂藥的行家,
所以他還是另謀高就的好,以免誤了他的前程。”
    子威說:“知道了。”
   
    敬修堂內。
    樹田和漱玉忙著指揮工役重新裝修。
    漱玉親自擦拭著“敬業修明”匾額。
   
    敬修堂外。
    百姓們議論紛紛----
    甲說:“看來,敬修堂又要重新開張了。”
    乙說:“還是敬修堂的藥好哇。”
    丙說:“聽說是出了內賊,險些砸了敬修堂這塊金字招牌。”
    丁說:“聽說錢老板新近娶了一位多才多藝的夫人,長得就像畫中
的美女。”
    眾說:“是嗎?”
    .........
   
    孫宅客廳。
    路子威將銀票交給孫玉田。
    孫玉田接過銀票,老淚縱橫,顫聲地說:“錢先生真是君子、君子
啊!……我心里明白,肯定是小田不爭氣,愧對了孫家的大恩人哪!
這銀票……”
    玉田欲撕銀票,子威急忙制止道:“表叔,你不能這樣!”
    小田在一旁,灰頭灰腦,無地自容。
   
    敬修堂作坊,夜。
    藥王像前,燭光搖曳,香煙繚繞
    樹田和漱王領著重新招募的伙計們,在藥王面前,虔誠地舉行禮
拜儀式。
    禮拜畢,樹田莊嚴地說:“各位同仁,敬修堂明天就要重新開張了。
在座的除了司帳先生之外,都是新招募的藥行里手。今后柜上的事,
由夫人親自督理,希望大家各司其責,本著敬業修明的宗旨,重新擦
亮敬修堂的招牌!現在,讓我們一起念誦藥王孫思邈的教誨----”
    大家齊聲念誦:“大醫治病,必當安神定志,無欲無求,先發大
慈惻隱之心,誓愿普救含靈之苦。若有疾厄來求救者,不得問其貴賤
貧富,長幼妍蚩,怨親善友,華夷愚智,普同一等,皆如至親之想……”
   
    敬修堂,白天。
    在鞭炮聲中,敬修堂重新開張。
    敬修堂內外,煥然一新,顯得更加雅典和古樸。
    店堂內,門庭若市。
    漱玉在柜上穿梭忙碌,時而檢查藥柜,吩咐添上該添的藥;時而
對照方子,核對是否有誤;時而將包扎好的藥,疊得更妥帖,并附上
敬修堂的商標……
    漱玉美麗優雅的身影,為敬修堂帶來了奇妙的效應:伙計們一個
個干得甚歡,顧客們一個個文靜有禮,大廳里人多卻不嘈雜,洋溢著
某種祥和和靜穆的氣氛。
    顧客們的視線常常不由自主地投向漱玉,仿佛從她的笑容中,能
得到某種安慰,減輕了對于自己或家人病痛的焦慮。
    一伙計抓藥時,瞥見漱玉的身影,一走神,竟抓錯了藥。
    漱玉發現,前來核對,并微笑著責備說:“走神了吧?”
    伙計一臉愧色,連忙加以糾正。
   
    樹田坐堂開診,此時正為趙舉人號脈。
    趙舉人此刻卻呆望著漱玉。
    樹田叫道:趙舉人,趙舉人——”
    趙舉人忙掩飾自己的失態。
    樹田說:“趙舉人,你現在是徹底痊愈了。”
    舉人說:“多虧你妙手回春呀。錢先生,你真是好福氣,有了這位
天仙般的賢內助,敬修堂今后更是如虎添翼了!”
   
    街上。
    兩個公子哥兒在路上相遇。
    公子甲問道:“王兄去哪兒?”
    公子乙答道:“上敬修堂。”
    公于甲說:“哦,王兄看病?”
    公子乙說:“你才有病呢!不過去買幾樣常備的藥。李兄去哪里?”
    公子甲說:“也是敬修堂。”
    公子乙狡黯地問道:“莫非也為買藥?”
    公子甲說:“不要裝蒜了,你肚了上有幾根腸子,我還不清楚。走
吧,看靚女去!”
    兩人心照不宣,哈哈大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敬修堂。
    二公子進到店堂,卻不急于上柜臺,只是東望望,西看看,象是
很欣賞店里的楹聯、擺設,眼睛卻不時瞄著柜上的漱玉。
    公子甲念對聯:“‘采得三山藥,煉成九轉丹’----好!”
    公子乙念對聯:“‘架上丹丸能造化,壺中日月可回春’----妙!”
    漱玉大大方方的迎上前來問道:“二位公子,需要點什么?”
    二人一時啞口。
    公子甲終于說出口:“我,這個,有點口干舌燥。”
    公子乙說:“我胃口不佳。”
    漱王笑道:“這好辦,柜上配有現成的清熱開胃的沖劑,我讓伙計
給二位公子拿幾包就是。”
    伙計給每人送上幾包藥。
    二人各放下一錠銀子便走。
    漱玉叫道:“哎,二位公子----”
   
    街上。
    公子甲說:“我現在才懂得了什么叫‘傾國傾城’!”
    公子乙嘆道:“唉,她怎么就嫁給了一個郎中!”
    伙計追上說:“二位公子,這是找給你們的銀子。”
    二公子說:“算了,不必找了。”
    伙計說:“老板娘說,敬修堂明碼實價,童叟無欺,不能壞了這一
規矩。”
    二人只好收下。
    伙計走后,二人將手中的藥隨手一扔,相視而笑。
   
    敬修堂大堂。
    靚姐來到,漱玉熱情迎上。
    漱玉問道:“靚姐,家里沒什么事吧?”
    靚姐笑著說:“大吉利市!街坊們聽說敬修堂義重新開張,都說一
定要幫襯你們發個旺市,就托我來買些成藥。”
    靚姐遞上清單,漱玉命伙計照單給藥。
    漱玉說:“靚姐,好久沒有嘗到你的艇仔粥了。”
    靚姐說:“什么時候想吃,我讓伙計送來就是。”
    靚姐付款取藥。
    漱玉走出柜臺,將靚姐一直送到門口。
    這時來了個潑皮,左手轉動著一對鐵球,右手拿著藥方,旁若無
人地直沖漱玉而來,大聲問道:“這位是老板娘吧,按方子給我抓兩劑
來。”
    漱玉接過單子說:“請客官稍候。”
    漱玉細看藥方,不免心生疑竇。
    漱王將方子拿給樹田過目,樹田矚其如何應對。
    漱玉走到潑皮跟前,含笑地說:“這位客宮,你這方子怕是開錯了,
請回去找大夫核準一下,好嗎?”
    潑皮吼道:“我花錢買藥,你照給就是,何必羅嗦?”
    樹田走過來說:“這位大哥,不是我們不想做生意,是這個方子犯
了配伍的禁忌,吃下去若有三長兩短,本店擔待不起!”
    潑皮兜胸抓住樹田,兇神惡煞地說:“我找老板娘買藥,關你屁事!”
    樹田一個“餓虎擒羊”,將潑在按倒在地,動彈不得,在場的顧客,
無不稱快。
    樹田放開潑皮,抱拳道:“配伍犯忌,人命關天,藥店拒售,乃和
劑局明文規定,還望先生原宥。”
    漱玉捧來一杯清茶,歉意地說:“客官方才受驚了,請喝杯清茶。”
    潑皮滿面羞慚,悻悻然掉頭離去。
    樹田、漱玉若有所思。
   
    粵海關官衙,白天。
    韓夢候正嚴肅地對部下訓話。
    夢候說:“我甫上任時,鴉片輸入一年不過二百箱,現在一年已達
上萬箱了,爾等如此疏于職守,叫我如何向皇上交代!”
    部下們一個個低著頭,不敢出聲。
    此時,外面大呼“圣旨到!”
    隨即,傳旨太監手捧圣旨上。
    太監唱道:“韓夢候接旨----”
    夢侯跪接圣旨。
    太監宣旨:“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:近查鴉片煙一項,起由粵地,
延及各省及京城內外。前經降旨飭禁,而奸商販鬻如故,流毒浸廣,
皆由粵海關查禁不力,縱容偷越所致。更有英吉利等國護貨兵船,竟
敢自虎門逕入內河,其詭詐用心,甚為叵測。看令粵海關監督韓夢侯,
嚴加稽查,維護天朝海疆的威嚴,不可稍有懈怠。欽此。”
    夢侯高呼:“吾皇萬歲、萬歲、萬萬歲!”
   
    敬修堂門前。
    洋行仆役驅車前來。停車后,仆役急急奔入店內。
   
    敬修堂店內。
    樹田正坐堂侯診。
    仆役見到樹田,焦急地報信說:“錢先生,魏爾曼大夫請你立即
去一趟!”
    樹田急問:“魏大夫怎么啦?”
    仆役說:“昨晚,他突然中風,半邊身子動彈不得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果然……走,這就去!”
    夷館,臥室。
    魏爾曼靜靜地躺在床上。
    仆役領樹田來到。
    樹田關切地喊道:“魏先生!”
    魏爾曼下意識地欲與樹田握手,右半邊身子卻不聽使喚,只好作
了一個抱歉的表情。
    樹田示意其不必拘禮。
    魏爾曼說:“錢先生,你說我秋冬季節可能會中風,真不幸給你說
中了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魏先生,我給你開的方子,你沒有吃,是吧?”
    魏爾曼點點頭說:“很抱歉。你們中藥也太難吃了!”
    樹田笑著說:“良藥苦口利于病嘛。魏先生,說到底,你還是不相
信我呀."
    魏爾曼說:“現在我卻有點信了。只是,你們中醫憑什么可以預見
我幾個月后患病?
    樹田說:“這或許就是中醫的長處吧。中國古代的經典《內經》說,
  ‘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亂治未亂’,幾個月算什么,漢代的張
仲景,可以提前二十年作出診斷呢!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那真是神了。錢先生,我也是醫生,知道自己的病該
怎么治。只是我想親自做個實驗,體會一下中醫是怎么回事。你就按
你們的辦法給我治,這回我完全聽你的."
    樹田說:“我先跟你號號脈吧."
    魏爾曼說:“錢先生,你們中醫從人的脈搏里,能探聽到很多東西
嗎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是的,五臟六腑、四肢百骸,大凡生命運化的一切消息,
盡在一脈之中矣.’
    魏爾曼說:“如果真是這樣,中醫可謂人類最人性化的醫學了。你
看,醫患之間,手搭著手,通過朋友般的對話,進行生命與生命之間
的交流……都說華夏是詩的國度,連看病也富有詩意!”
    樹田號完脈,拿出幾枚銀針,笑著說:“魏先生,我現在要給你扎
幾針,不會破壞你說的詩意吧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48
    魏爾曼說:“天哪,我可怕疼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放心,一點也不疼的。”
    樹田為其選穴扎針。
    魏爾曼問:“你扎針的位置是根據什么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就是經絡穴位呀。這是足三里,這是……”
    魏爾曼制止道:“別出聲……我好像感覺到什么了……像是一股能
量,在周身流注不止,奇怪!”
    樹田一面起針一面說:“魏先生,過兩天我再來給你扎一次針,回
頭我會讓人將煎好的藥送到府上,再見。”
    魏爾曼又下意識伸出右手,發現手腳竟然可以活動自如了!
    魏爾曼干脆翻身下床,驚異不置地揮動著手腳說:“咦,怪事,怪
事……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不奇怪,這說明扎針之后,經絡已經打通了。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真不可思議呀!”
    大街上。
    樹田離開夷館之后,信步走在大街上。
    他經過路邊一涼茶鋪,招牌寫著“蔡二涼茶”,便好奇地走進店內。
    涼茶鋪。
    涼茶鋪內,地方不大,只可容三幾張臺面,倒也清爽潔凈。每張
臺面上放著一碟青橄欖。
    樹田向伙計要了一碗涼茶,細細品味著。
    樹田問伙計:“你們老板呢?”
    伙計說:“在里面熬藥呢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能否請他出來說說話?”
    這時,蔡二聞聲而出,驚喜道:“喲,原來是錢先生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蔡二,你這個涼茶真不錯呀。”
    蔡二說:“我這可是受了錢先生的啟發呀。涼茶配的都是清熱去濕
的藥材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剛才細品了一下,一共有二十四味,對吧?”
    蔡二驚訝地說:“錢先生真神了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你拿紙筆來。”
    蔡二應道:“哎。”
    伙計立即捧來紙筆墨硯。
    樹田隨手寫下幾個藥名,說:“如果將這幾味藥換一換,不但配伍
更合理,價錢還可以更便宜。一但成了貧民百姓必不可少的飲品,你
這個小門面,怕是遠遠不夠用咯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4f)
    蔡二高興地說:“太謝謝了!錢先生能否為小店寫副對聯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好吧。”
    樹田即席揮毫, 寫下對聯一 副o
    蔡二念道:“‘一杯涼茶落肚,保你老少平安’—好,好!”
   
    錢宅臥室,夜。
    樹田和漱玉正在行床第之歡。
    漱玉笑看說:“真的一針就治好了德國大夫的病?我不信!你吹牛、
吹牛……”
    樹田笑著說:“信不信由你!對了,魏爾曼大夫說,要請我吃西餐,
還特意叮囑要把夫人帶上,到時你問他就是了。”
    漱玉故意說:“我才不去呢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這是西方人的禮節嘛。他老在我面前夸他妻子長得如何
如何漂亮,夫人去了,也讓他開開眼界,知道什么才叫東方美人!”
    漱玉撒嬌地捶打著樹田說:“去你的,去你的!”
   
    珠江畔,白天。
    一輛西式馬車奔馳在江岸馬路上。
    車上坐著盛裝的樹田和漱玉。
   
    夷館門前。
    馬車在門前緩緩停下。
    魏爾曼手持鮮花在門前迎候。
    魏爾曼熱情地迎上說:“歡迎,歡迎!”
    魏爾曼給漱玉送上鮮花并欲扶漱玉下車,漱玉慌忙閃避。
    魏爾曼笑著說:“哦,對不起,我忘了中國人的規矩一男女授受
不親,是吧 ?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
    客廳。
    客廳一律西式陳設,壁爐內火光熊熊,餐桌上早已擺放好五顏六
色的餐具、西點和香檳。
    魏爾曼領樹田夫婦走進客廳。
    漱玉細心瀏覽著這里的陳設、器物
    魏爾曼興致勃勃地說:“二位,來來來,你們也認識一下我的夫人
吧。”
    魏爾曼將二人領到一幅油畫裸體人像前,洋洋自得地介紹道:“這
是我自己為夫人露易絲畫的……”
    漱玉只一瞥便滿臉飛紅,立即低下頭去。樹田也覺得頗為尷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0
    魏爾曼并未察覺,繼續說:“我夫人不但長得美麗,還多才多藝,
彈琴、唱歌、演戲,樣樣精通……當然,要是她站在錢夫人面前,那
可就黯然失色啰!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 樹田得意望著漱玉。
    漱玉故作慎怒地瞪了樹田一眼。
    侍者擺上各色西式菜肴。
    魏爾曼斟上香檳說:“請入座吧。我們的西餐,雖比不上你們廣州
烹調的講究,卻也別有風味呀。”
    樹田、漱玉不知道怎么擺弄刀叉,魏爾曼為其示范。
    樹田說:“魏先生,你們西方人好像個個都是外科醫生,又割又鋸
的,讓人望而生畏!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你們中國人呢,個個都像是魔法師,憑著兩根棍子,
便得心應手,就像中醫那樣,匪夷所思!”
    大家都開心地笑了。
   
    粵海關官衙,白天。
    韓夢侯心情沉重地來回踱步。
    他耳旁響起了宣讀圣旨的聲音:“……近查鴉片煙一項,起由粵地,
延及各省及京城內外。前經降旨飭禁,而奸商販鬻如故,流毒浸廣,
皆由粵海關查禁不力,縱容偷越所致。更有英吉利等國護貨兵船,竟
敢自虎門逕入內河,其詭詐用心,甚為叵測。著令粵海關監督韓夢侯,
嚴加稽查,維護天朝海疆的威嚴,不可稍有懈怠……”
    夢侯大聲喝令道:“來呀,即備快船,前往珠江口!”
   
    珠江口。
    韓夢侯乘快船巡視洋面,莫仁等隨從。
   
    一艘英籍走私船鬼鬼祟祟,想潛入內河。
    船上,亨特舉著望遠鏡了望著,突然發現粵海關的快船向前駛來。
    亨特大聲命令道:“不好,前面有粵海關的官員巡查,立即轉舵!”
    走私船掉頭逃逸而去。
   
    韓夢侯在望遠鏡中發現夷船,果斷下令:“前面夷船可疑,全速追
趕!”
    莫仁情知不妙,便說:“韓大人,他們可能帶有洋槍,厲害得很,
還是……”
    夢侯喝道:“住嘴!快給我追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I51
    亨特見官船越來越逼近,便聲嘶力竭地訓斥水手道:“笨蛋!眼看
官船就要追上來了,還不快點劃!”
    水手氣喘吁吁地說:“船上裝滿了鴉片,快不了啦!”
    亨特狗急跳墻地命令說:“槍手準備!”
    二槍手應聲而出,拉開槍栓,準備射擊。
   
    韓夢侯快追上夷船時,夷船突然開火,夢侯應聲倒下,當即不省
人事。
    隨從等慌作一團,齊呼:“韓大人!”
    莫仁下令道:“快,快往后撤!”
    夷船揚長而去。
   
    韓宅,夜。
    韓夢侯躺在榻上,樹田在他胸前敷上金瘡藥。
    樹田說:“韓伯伯,幸好,未傷到要害處。看來洋人用的是新式槍,
彈頭尚在體內,須開刀取出。做這樣的手術,是西醫之長,還須請魏
爾曼大夫前來。”
    夢侯說:“我被洋人打傷,又找洋人來治,豈不遭人恥笑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洋人和洋人也不一樣,那個魏大夫倒是個正直的人。”
    夢侯說:“你看著辦吧。即便找他來,也千萬不要聲張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
    亨特公館,白天。
    亨特正用放大鏡察看一個象是新出土的陶罐。
    仆役來報說:“亨特先生,有一個商人模樣的人求見。”
    亨特說:“讓他進來吧。”
    來人掀開衣帽后,露出真像,原來是莫仁。
    亨特冷笑著說:“莫千總,你好野。那天在珠江口,險些讓你們人
贓俱獲呀!”
    莫仁說:“亨特先生,請聽我解釋……”
    亨特說:“算了,不必解釋。我想知道,那個韓夢侯怎樣了?”
    莫仁說:“傷勢很重,彈頭還在體內,錢澍田在給他醫治。”
    亨特說:“哼,就憑他一個中醫……不過,此事若驚動朝廷,怕與
我等不利,還是迅速了結為妥。”
    莫仁問: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    亨特狡黠地說:“給你一個立功的機會,如何?”
    莫仁不解地問:“立功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2
    亨特附耳對其面授機宜。
    二人一陣竊笑……
  
    街上,白天。
    一輛中式馬車在路上疾駛。
    車上載著樹田和魏爾曼。魏爾曼一身中式裝扮,腦后掛著一條假
辮,一頂帽子遮住了大半顏面。
    魏爾曼滿面不悅地說:“我一個有身份的德國大夫,為你們堂堂大
清官員瞧病,怎么就像作賊似的!”
    樹田歉意地說:“魏先生,委屈了!有些事情,我還真一下說不清
楚。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你們皇皇中華,真是一個神秘的國度!”
   
    韓宅,白天。
    魏爾曼在病榻前準備為韓開刀取彈頭。樹田在一旁當助手。
    魏爾曼說:“錢先生,我那里的麻醉藥用光了,怎么辦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不要緊,我用針刺也可以麻醉的。”
    樹田為夢侯扎針。
    魏爾曼開始施行手術。
    魏爾曼問:“韓先生,痛不痛?”
    夢侯說:“不痛。”
    魏爾曼向樹田投以贊許的目光
    彈頭被取出。
    樹田以托盤接住彈頭,贊揚說:“魏大夫的手術,可謂出神入化。
所以徐光啟說得好,中西應會通以求超勝。”
    夢侯說:“只是,有些西方人卻奸詐得很,最缺德的莫過向我們輸
人鴉片。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那都是一些政客和奸商所為,并不能代表有良知的西
方人。我就十分反感他們這種不人道的行為。”
    魏爾曼走到燈下,用放大鏡細看彈頭,并吃驚地說:“沒想到,這
子彈恰是敝國所造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3

推薦產品

“敬修堂美麗魅影”女性私密抑菌凝膠

“敬修堂美麗魅影”抑菌護理液

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久本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