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fzjbv"></var>
<var id="fzjbv"></var><var id="fzjbv"></var>
<var id="fzjbv"></var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<var id="fzjbv"></var>
<thead id="fzjbv"><cite id="fzjbv"></cite></thead>
<cite id="fzjbv"><span id="fzjbv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搜索

logo

底部備案

Copyright ©廣州白云山敬修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    (粵)-非經營性-2020-0503    粵ICP備05038002號-1   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 廣州

二維碼

 

底部導航

聯系我們

地 址:廣州市人民南路 179 號 生產地址:佛山市南海區黃岐鄱陽路 249 號 咨詢熱線:4000011790 郵  箱:jxt@jxt.com.cn

關注我們

>
>
天地方圓 (13)

天地方圓 (13)

作者:
發布時間:
2018/05/15
瀏覽量

第十三集
    街頭,白天。
    阿桂背著個包袱,茫然地走在陌生的街頭上。
    阿桂沿街向人打聽什么,人皆搖頭。
   
    地貓館。
    這是一種貧民小吃店,只有簡陋的桌凳,許多人皆貓在地上吃東
西,故稱。
    阿桂來到,要了一份“碟頭飯”,貓在地上狠吞虎咽地吃起來。
    一獨眼乞丐前來乞討,遭到店家和食客的呵斥。
    阿桂憫其可憐,掏出幾個銅板施舍給乞丐。
    乞丐打躬作揖,千恩萬謝。
   
    街頭,夜。
    阿桂躑躅街頭,不知何往。
    那個獨眼乞丐,暗中跟蹤著阿桂。
    阿桂來到一房檐前,決定露宿在此。
    獨眼乞丐見阿桂已爛睡如泥,便將阿桂枕在頭下的包袱輕輕抽走,
換上幾塊磚頭。
    乞丐夾著包袱,慌忙逃離。
   
    一老年更夫,敲著竹梆,沿路打更而過。
    乞丐慌里慌張地迎面跑來,與更夫撞個正著。
    更夫罵道:“你瞎了眼啦!”
    乞丐忙賠禮道:“對不住,我是瞎了一只眼!”
    更夫自認晦氣地說:“哼,半夜三更的……小心大爺把你送去官
府!”
    乞丐滿臉陪笑道:“是,是……”
    乞丐溜之大吉。
  
    更夫來到阿桂身旁,用腳踢醒阿桂,喝道:“喂,這里不讓睡覺,
快走開!”
    阿桂驚醒坐起,發現包袱不見了,大涼失色!
    阿桂急問更夫:“老丈,請問有沒有見人拿走我一個這么大的包
袱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4
    更夫說:“我又不是給你看包袱的。你睡在這里,活該!”
    阿桂喪氣地跺腳道:“唉,完了!”
    更夫見狀,未免有點同情,便說:“方才我倒是見到一個乞兒,是
個單眼佬,抱著個包袱,慌慌張張的……”
    阿桂腦中浮現出他白天施舍過的那個乞丐,便說:“莫非是他……
請問,到哪里可以找到這個人?”
    更夫說:“你去華林寺,找丐幫試試看。”
    阿桂說:“華林寺……”
   
    華林寺,清晨。
    崩牙仔正領著丐幫在空地上練武。
    阿桂怒沖沖找來,在丐幫中穿來穿去,—一辨認他要找的人。
    崩牙仔上前問道:“這位兄弟要找誰?”
    阿桂扯著脖子說:“找偷我東西的那個人!”
    崩牙仔說:“我們丐幫從不偷盜,你找錯地方了吧?”
    阿桂欲往里闖,一丐幫小頭目上前攔阻,被阿桂一掌劈倒在地。
    崩牙仔怒道:“你好生無禮!弟兄們,給他點顏色看看!”
    丐幫呼嘯著,將阿桂團團圍住。
    阿桂一身孤膽,毫不畏懼,與之大打出手。
    丐幫雖人多勢眾,卻遠遠不敵武藝高強的阿桂。
    這時,“大骨”盧起風聞聲跑來,大聲向丐幫喝道:“住手!”
    丐幫立即停下。
    起鳳朝阿桂拱手道:“這位好漢請息怒,不知丐幫因何事冒犯了好
漢?”
    阿桂說:“我的包袱被你們的人偷了。”
    起鳳吃驚地說:“有這樣的事?請好漢到里面慢慢說。”
   
    丐幫窩棚。
    起鳳說:“我們丐幫的鐵規矩,若有偷盜行為,是要打斷手腳的。
再說,我們這些兄弟中,確實沒有好漢說的那個獨眼乞丐,怕是別的
地方流竄來的吧?”
    阿桂長嘆道:“唉,這下我也變成一 個乞丐了!”
    起鳳關切地問道:“好漢莫非有什么難處?”
    阿桂說:“我家遠在浙江慈溪,這次變賣房屋前來廣州,為的是尋
找我妹妹。現在落得身無分文,真是走投無路了!”
    起鳳暗喜道:“好漢如不嫌我們這里簡陋,不妨暫在此立足,你安
心找你的妹妹就是。兄弟們有飯吃,決不會餓了你。不知好漢意下如
何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5
    阿桂一臉愧色地說:“那怎么好意思?”
    起鳳說:“不要這樣說,大家都是天下苦命人啊!”
   
    粵海關官衙,白天。
    韓夢侯帶著傷在衙內視事。
    差役前來通報說:“韓大人,莫仁千總求見。”
    夢侯說:“叫他進來吧。”
    莫仁陷笑著報告說:“韓大人,卑職這些天在珠江口日夜巡查,終
于將那天那條英國船俘獲了!”
    夢侯驚喜道:“哦,那太好了!槍手抓到了嗎?”
    莫仁說:“搶手負隅頑抗,被當場擊斃,掉進珠江喂魚了!”
    夢侯失望地說:“可惜了……船上裝了什么東西?”
    莫仁說:“全是走私的大米。如今夷船已扣押在海關碼頭,等候大
人發落。”
    夢侯說:“行了。此事我會如實上報朝廷,也會為你請功的。”
    莫仁竊喜道:“謝大人!”
    夢侯說:“珠江口一帶,望繼續嚴加巡查,不可有絲毫松懈。”
    莫仁應道:“是!”
   
    華林寺,白天。
    阿桂在教丐幫練武。
    盧起鳳在一旁觀看,頻頻贊許。
   
    錢宅臥室,夜。
    樹田倚著床榻在讀書。
    漱玉在整理衣物。
    漱玉從樹田的衣物中,偶然發現了一個紅肚兜,甚覺有趣,便笑
著說:“嘻嘻,‘長命百歲’,你還有這個東西,戴給我看看!”
    樹田笑看搶過肚兜,說:“別鬧了,這可是一件寶貝!”
    漱玉撒嬌地說:“戴給我看看嘛!”
    樹田執拗地說:“不戴!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是你媽給你做的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不是。是慈溪的一個姑女……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怪不得,是你的紅顏知己吧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非也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那一定青梅竹馬的……”
    樹田說:“算不上。”
    漱玉緊追不舍:“那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t
    樹田說:“是一個善良的墮民女子,在我坐牢的時候,為我繡的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墮民女子……她叫什么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叫阿秀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跟我講講阿秀的故事,好嗎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你想聽?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想聽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過來——”
   
    窗戶上映出剪影:“漱玉偎依在樹田懷里,聽其娓娓講述……
   
    講到最后,樹田悵然說:“……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她終究沒有跟
船來廣州……”
    漱玉聽得熱淚盈眶,感嘆地說:“一個多好的姑娘!”
   
    漁船上,白天。
    一對年老的蛋家夫婦,梁蝦和他的妻子,正在給一個昏迷的年輕
女子喂湯水。
    年輕女子就是阿秀。
    阿秀睜開眼,長舒了一口氣。
    梁蝦高興地說:“好了,姑娘醒過來了!”
    阿秀掙扎著要起來,被梁妻按住。
    梁蝦說:“姑娘,你尚須靜養才是。”
    阿秀問道:“老人家,我這是在哪里?”
    梁妻說:“孩子,這是在船上,在家里,你放心吧。”
    阿秀說:“我怎么會到了這里?這是廣州嗎?”
    梁委說:“沒錯,是廣州。你不記得那天的事啦?真是菩薩保佑
啊……”
    二老講述搭救阿秀的經過……
   
    閃回——
    臺風中的珠江口,風高浪險,一葉小舟被風浪打翻。
    阿秀拋落水中,被惡浪卷走……
    正欲歸棹避風的梁蝦大婦,發現在水中掙扎的人影,冒著危險,
拼力向人影劃去。
    梁蝦夫婦將昏迷的阿秀救上漁船……
   
    阿秀聽完二老的講述,哽咽地說:“多謝二老的救命之恩!”
    梁蝦說:“快別這樣說,這也是緣分啊。”
 
    梁妻問道:“姑娘家在哪里?”
    阿秀說:“我是從浙江慈溪過來。”
    梁蝦問道:“姑娘在廣州可有親人?”
    阿秀心頭一怔,難過地搖搖頭。
    梁蝦說:“姑娘你好大膽,一個人敢駕艇出來闖世界!”
    阿秀說:“我也是鬼使神差,不知怎么,就飄到廣州來了。”
    梁妻說:“孩子,你現在什么也不要多想,就在這里好好調養,等
身子養好了,我們送你回家,啊。”
    阿秀痛苦地說:“家?我沒有家了!”
    二老暗喜,互遞了一個眼色。
    梁蝦說:“你就把這里當作自己的家吧。”
    阿秀終于遏止不住內心的悲傷,哭出了聲來。
    梁妻心疼地為其拭淚,連說:“孩子,別哭……”
   
    華林寺,白天。
    阿桂正與盧起鳳聊天。
    阿桂說:“……從小,我們兄妹倆相依為命,親密得很。壞就壞在
我娶了那個妻子,又刁蠻又小氣,總容不得我那妹妹,是她氣走了我
妹妹呀。我一怒之下,便把妻子給休了。于是……”
    起鳳說:“于是你就來廣州找妹妹。你怎么就斷定妹妹會在廣州
呢?”
    阿桂說:“我知道她心中有個人,這個人就在廣州。”
    起鳳說:“你不要急,讓弟兄們幫著找就是了。”
    阿桂說:“謝謝。我身上倒是有一幅妹妹的畫像。”
    起鳳說:“那就更容易找了。老弟,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。我己年
老體衰,早想落葉歸根,回到老家去安度殘年。原來總是擔心,我這
一走,這群丐幫兄弟群龍無首,怪可憐的。你來得正是時候,所以想
拜托給你老弟。有你來做掌門,我就一百個放心了!”
    阿桂慌忙說:“千萬不可!‘大哥’能讓我暫在此棲身,我已感激
不盡,豈敢……”
    盧起鳳起身欲拜說:“老弟如果不答應……”
    阿桂急忙扶起起鳳說:“不要這樣,不要這樣!”
   
    漁船上,白天。
    阿秀己康復。她正在里里外外忙碌,熬好了湯,做好了菜,將船
艙擦洗得一塵不染。
    阿秀拿起藥罐,打開藥包,準備煎藥。突然,她發現藥包上敬修
堂的商標,不免心頭一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8
    梁蝦夫婦從外面歸來,見阿秀如此心靈手巧,像自家人一樣,心里
暖洋洋的。
    梁妻心疼地說:“阿秀姑娘,叫你好好歇著,你就是不聽話!等我
來——”
    梁妻硬是奪過阿秀手中的藥罐,前去煎藥。
    阿秀問梁蝦:“老伯,這家敬修堂藥鋪,是不是一個姓錢的人開
的?”
    梁蝦說:“老板姓什么,我不清楚。這敬修堂可是廣州有名的藥店。
我過兩天還要去那里買藥,順便打聽一下。”
    阿秀說:“老伯,到時我去吧。”
   
    華林寺,白天。
    丐幫們聚集一堂
    起鳳深情地說:“弟兄們,我老了,該回家了。從現在開始,好漢
王桂就是你們新的‘大哥’。你們要聽他的話,服他的管。希望大家在
王大哥的帶領下,齊心合力,嚴守幫規,維護丐幫的名聲,站穩廣州
的地盤……”
   
    街頭,白天。
    崩牙仔手中拿著一張畫像,正在與幾個乞丐商議。
    崩牙仔說:“這是王大哥妹妹的畫像,大家都留意一點。”
    乞丐們端詳畫像,紛紛贊道:“嘩,好靚女喲!”
   
    敬修堂,白天。
    柜上正在忙碌。
    阿秀來到。她裹著頭巾,將面部半遮半掩。進入大堂時,她一眼
便瞥見正在坐堂行診的樹田。阿秀連忙別轉頭,朝柜上走去,向伙計
遞上藥方。
    等待伙計抓藥的時候,阿秀注意到了正在忙里忙外的漱玉。
    不斷有人稱漱玉為“老板娘”,似乎都是有疑難處向她請示。
    漱玉應對裕如I,始終滿面含春,不失端莊嫻雅之態。
    阿秀出神地凝視著漱玉。
    伙計將阿秀要的三包藥捆扎停當后,漱玉親自將藥遞到阿秀手上。
    漱玉溫婉地說:“這位姐姐,這是你的藥,請拿好。記住,回去后
用細細的炭火,將三碗水熬成一碗,睡前空腹服用。”
    漱玉發覺對方一雙水汪汪的眼睛,定定地舉著白己,便微微一笑
說:“你看,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嗎?”
    阿秀忙掩飾道:“哦,沒有,謝謝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9
    阿秀放下錢,將頭巾裹得更加嚴實,低頭快步走出店門。
    漱玉目送著阿秀的背影。
    阿秀從樹田身旁匆匆走過時,樹田不免回頭一望。
   
    街頭。
    阿桂走在街上,留意著街邊的商鋪。
    阿秀低著頭,從對面匆匆走來。
    兄妹擦肩而過。
   
    江邊。
    阿秀來到江邊碼頭,解開小艇。
   
    珠江水面。
    阿秀幽幽地劃著小艇,任由淚水嘩嘩地流……
   
    街上。
    阿桂失望地從一間綢緞莊走出來,又繼續往前走去。突然,“敬修
堂”的“園田”商標遠遠映入了他的眼簾,他急忙朝敬修堂跑去。
   
    敬修堂。
    樹田正在讀著醫書,守候病人。
    突然,一只手伸到案前。
    樹田習慣地將手指按在對方的脈搏上。
    阿桂冷笑著說:“錢公子,還認得我嗎?”
    樹田定睛一看,大吃一驚道:“王大哥?沒想到在這里見到你!快,
快請里面坐!”
    樹田高興地拉著阿桂的手,將他領進后堂。
   
    后堂。
    樹田給阿桂斟上茶,熱情地問道:“王大哥來廣州是……”
    阿桂冷冷地說:“我正想問你呢。”
    樹田不解道:“問我?”
    阿桂說:“告訴我,阿秀在哪里?”
    樹田驚訝地說:“阿秀?她也來了廣州嗎?”
    阿桂說:“錢公子是真不知道,還是……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確實不知道呀!她怎么啦?”
    阿桂失望地說:“唉,她離家有些日子了。臨走,她帶上了祖傳的
《濟世千方》我想,她只會奔一個去處——找你。當年她就差一點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0
你騙走,不是嗎?”
    樹田坦然地說:“王大哥,你誤會了。在我心中,阿秀是個好姑娘,
我敬重她,但我對她從來沒有別樣的想法,此心對天可表!”
    阿桂不屑地說:“哼,你們這些公子哥兒,最會哄騙女孩子的心,
卻又不負責任!阿秀如果沒來找你,怕是兇多吉少。告辭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王大哥現落腳何處?如果有阿秀的消息……”
    阿桂說:“到華林寺找我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華林寺?”
   
    鎮海樓下,白天。
    一群賞花游春的仕女,發出銀鈴般的笑聲。
    乞丐甲手持畫像,穿行在仕女中,一一對照。
    仕女們笑罵乞丐:“黏線!”
   
    妓寨前,夜。
    一年輕女子罩著頭巾,倚在樹下
    乞丐乙走上前去,輕聲喚道:“小姐——”
    年輕女子掀開頭巾,原來是一個濃妝艷抹的妓女!
    妓女肆無忌憚地招手道:“喂,過來呀!”
    乞丐乙避之唯恐不及。
   
    寺廟旁,白天。
    乞丐丙見一女香客頗象畫中人,便緊追其后。
    追上后,乞丐丙喊道:“這位居士,請留步。”
    女香客一回頭,見是乞丐,便丟下一個銅板,口中念道:“阿彌陀
佛”’
    乞丐丙一臉尷尬。
   
    酒樓下,夜。
    一豪門女子酒宴畢,在眾多仆人簇擁下,欲乘轎而去。
    乞丐丁似有發現,便擠到轎邊,喊道:“小姐,請慢!”
    豪門女子杏眼圓瞪,尖聲叫道:“流氓!”
    仆人們一陣推搡,將乞丐丁撂倒在地。
    乞丐丁滿面晦氣。
   
    錢宅臥室,夜。
    樹田和漱玉談起了白天發生的事。
    漱玉說:“阿秀真離家出走了?那阿桂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!
    樹田說:“阿桂說,他在華林寺,估計是加入丐幫了。”
    漱玉唏噓不已地說:“咳,這一對兄妹……你說阿秀會不會來廣
州? 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不大可能吧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不,很可能的,我好像有一種預感……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不信。”
    漱玉腦海中浮現出阿秀那雙水汪汪的、會說話的眼睛,自言自語
地說:“那雙眼睛……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你說什么,眼睛?”
    漱玉說:“今天有個客人,她那雙眼睛,我總是忘不了。莫非她就
是阿秀?”
    樹田笑著說:“你別疑神疑鬼的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樹田,如果她果真在廣州,如果她找到你,你打算怎樣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夫人你說呢?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我要你說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會善待她的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怎么個善待法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會好好安頓她,直到她找到一個好的人家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你就沒有想到,阿秀要的是你,你才是她夢里的歸宿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怎么能做對不起夫人的事!”
    漱玉說:“你也要對得起阿秀呀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夫人,不要說這些了,這是沒有影子的事!”
    漱玉說:“不,不是沒有影子。這件事,你要好好想一想,我也要
好好想一想。”
   
    錢宅經堂,清晨。
    漱玉在觀音座前焚香禮拜。
    漱玉禱告道:“望觀音大士大慈大悲,保佑阿秀姑娘平安無恙……”
   
    敬修堂,白天。
    梁蝦來到店堂,東張西望。
    漱玉見了,上前問道:“老伯伯,是要買藥嗎?”
    梁蝦說:“我想找錢大夫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請跟我來——”
    漱王將梁蝦領到樹田跟前說:“這就是錢大夫。”
    梁蝦對樹田說:“錢大夫,我女兒病重,請先生務必去看一看!”
    漱于對樹田說:“救人要緊,你快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2
    樹田說:“老伯,走吧。”
     
    江中。
    梁蝦劃著小艇,艇上坐著樹田。
    樹田問道:“老伯,你女兒怎么啦?”
    梁蝦說:“見了人,你就知道了。”
   
    漁船上。
    梁蝦領著樹田登上漁船。
    梁妻迎上說:“大夫請坐,喝茶。”
    樹田問道:“你們的女兒呢?”
    梁妻說:“這就出來了。”
    梁蝦朝艙內喊道:“姑娘,錢大夫來了!”
    這時,阿秀手上夾著一匣書,走上前來,朝樹田深深一輯道:“少
爺——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樹田大吃一驚道:“阿秀!是你?”
    阿秀捧上《濟世千方》說:“少爺,這是我答應過你的《濟世平方》
請收下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樹田并不接下,卻說,“阿秀,你知道嗎,你哥哥找你找得好苦啊!”
    阿秀覺得意外地說:“我哥哥也來了廣州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他為找你而來,住在華林寺。我這就帶你去見他?”
    阿秀搖搖頭說:“我對不起我哥哥,沒臉見他。少爺,你千萬不要
說見到我了,好嗎?”
    樹田為難地說:“這……”
    梁蝦說:“阿秀姑娘真是可憐啊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阿秀,我跟我妻子漱玉講起過你,她很想跟你見見面呢。”
    阿秀說:“我見過夫人了。”
    梁蝦說:“她那天去過你們藥店。”
    樹田似有所悟:“哦……”
    阿秀說:“她真好。愿菩薩保佑她,保佑你們……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阿秀,這漁船在水上漂泊,以后我怎么找你呢?”
    阿秀說:“不必了。蛋家逐漁而往,居無定所。再說,我也不會在
此久住。少爺,請帶上這部書,回去吧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不,這是你們王家的祖傳,沒有得到你哥的許可,我不
能要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 一 一.丐回 一同.
    梁蝦說:“錢先生,天色不早了,我這就送你回去。”
    阿秀說:“阿伯,讓我送吧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3
    江面,天色漸暗。
    小艇劃行在寬闊的江面上,一輪圓月,映在水中。
    樹田與阿秀靜默無言,籠罩著一種說不出的悲涼感。
    二人心中浮現起當年泛舟慈江的情景,回憶起阿秀唱過的那首歌
 ——  
    圓月正當頭,
    掛在柳枝梢,
    清光照萬家,
    俯首望九州。
    人間多少事,
    件件都明了:
    缺的時候多,
    圓的時候少……

    碼頭。
    小艇停靠在碼頭邊。
    阿秀說:“少爺,到了。”
    樹田并不上岸,似乎有話要說,又不知說什么好。
    阿秀說:“少爺,請你答應我一件事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你說——”
    阿秀說:“你我就此永別,你永遠永遠都不要找我了,好嗎?”
    樹田遲疑地說:“阿秀……”
    阿秀哽咽地說:“我求你了!”
    樹田只好點頭說:“阿秀,你要保重自己!”
  
    岸上,乞丐甲猛然間發現了阿秀與樹田依依告別的情形。

    阿秀獨自劃著小艇離岸而去。

    樹田一直呆望著阿秀遠去的身影……

    錢宅客廳,夜。
    樹田正在向漱玉講述與阿秀會面的情形。
    漱玉激動地說:“你真的就答應她了?”
    樹田痛苦地點點頭。
    漱玉責備地說:“你真鐵石心腸啊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夫人,你叫我怎么辦?”
    漱玉堅決地說:“明兒我找她去!”
    樹田為難地說:“漱玉……”
    這時,魏爾曼來訪。
    魏爾曼笑著說:“兩口子在此燭影搖紅,談天說地,羨煞我也!”
    樹田熱情迎道:“魏先生,這么晚……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無聊,來找你聊聊天,再跟夫人討碗湯喝。”
    漱玉爽快地說:“哎,我這就給你熬湯去/
    漱玉披上圍裙,走向廚房。
    魏爾曼關切地問道:“錢先生,怎么啦,好像有滿腹的心事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魏先生,怎么跟你說呢?真是‘剪不斷,理還亂’……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說來聽聽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唉,說來話長……”
   
    廚房。
    漱玉忙著熬湯。
   
    客廳。
    魏爾曼聽完樹田的講述后,感嘆地說:“你的故事,讓我想起了敝
國詩人歌德的詩——
   
    成熟的男子誰不多情?
    鮮花般的少女誰不懷春?
    這本是人性中無比的神圣,
    卻為何其中總是有痛苦相伴?
……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樹田不由長嘆一聲。
    魏爾曼說:“嘆什么氣呀?在你們中國,三妻四妾的,比比皆是,
你把阿秀娶過家來就是,這是一個多好的喜劇結局啊!”
    漱玉從廚房走出,不由佇立靜聽。
    樹田說:“說實話,我也這么想過。但是,我這樣做,怎對得起漱
玉啊!”
    漱玉突然站出來對樹田說:“你錯了!你對得起我,也要對得起阿
秀才是。別的女人,我或許接受不了;但阿秀,我佩服她的真摯、她
的執著、她的勇敢……這樣的人,天底下哪里去找?”
    樹田感動得熱淚盈眶:“夫人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!65
    魏爾曼大笑道:“哈哈哈,還是夫人有見識!”
  
    華林寺,夜。
    乞丐甲跑來向阿桂報信。
    阿桂跳起來說:“你沒有看錯?”
    乞丐甲說:“我看得真真切切!”
    阿桂咬牙切齒地說:“好你個錢澍田!”

推薦產品

“敬修堂美麗魅影”女性私密抑菌凝膠

“敬修堂美麗魅影”抑菌護理液

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久本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