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fzjbv"></var>
<var id="fzjbv"></var><var id="fzjbv"></var>
<var id="fzjbv"></var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<var id="fzjbv"></var>
<thead id="fzjbv"><cite id="fzjbv"></cite></thead>
<cite id="fzjbv"><span id="fzjbv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搜索

logo

底部備案

Copyright ©廣州白云山敬修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    (粵)-非經營性-2020-0503    粵ICP備05038002號-1   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 廣州

二維碼

 

底部導航

聯系我們

地 址:廣州市人民南路 179 號 生產地址:佛山市南海區黃岐鄱陽路 249 號 咨詢熱線:4000011790 郵  箱:jxt@jxt.com.cn

關注我們

>
>
天地方圓 (14)

天地方圓 (14)

作者:
發布時間:
2018/05/15
瀏覽量

第十四集
    街頭,白天。
    一大批丐幫,手持棍棒跑步而過。
    行人紛紛閃避。
    行人甲說:“不知哪個商家惹惱丐幫了。”
    行人乙說:“這下有人要倒大霉了!”
   
    敬修堂外。
    進出藥店的顧客川流不息。
    丐幫們來到店門前便打住,一個個席地而坐,將敬修堂里外三層
團團圍住。
    顧客們嚇得紛紛離開。
   
    大堂內。
    伙計們慌成一團,七嘴八舌——
    “丐幫來者不善,看來要砸鋪子了!”
    “趕快報告官府吧!”
    “官府都怕惹他們,告也白搭!”
    “怎么辦?”
     ……  
     樹田沉著地說:“大家各守其位,不要慌張。丐幫素來對敬修堂很
友善,不會亂來的。”
    一伙計說:“丐幫來了好多新人,連“大哥”都換了。“
    漱玉說:“我去見見他們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夫人,你留在柜上,我去。”
   
    店門外。
    樹田走到丐幫跟前,拱手道:“各位兄弟,本人就是敬修堂的老板,
敬修堂若有得罪的地方.或者大家有什么要求.請照直說吧!”
    漱玉拿來一類摞紅包,一一派送,丐幫照收,卻都不吱聲。
    這時走來一丐幫小頭目,對樹田說:“錢老板,我們的大哥,請你
到華林寺走一趟。”
    樹田問:“你們的大哥是誰?”
    小頭目說:“見面就知道了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有話在這兒說不好嗎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!67
    小頭目說:“我勸錢老板還是識相一點好,惹火了我們這些小兄弟,
我就不好說話了!”
    丐幫齊刷刷地將棍棒往地上一杵,以示威脅。
    樹田說:“好吧,我隨你去一趟。”
    漱玉欲勸阻:“樹田……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夫人放心,你帶伙計們看好店子,我去去就來。”
    樹田隨頭目而去,丐幫隨之撤走。
    漱玉吩咐一伙計道:“你快去武館告知路先生。”
   
    路上。
    梁蝦在路邊擺賣鮮魚,見丐幫簇擁著樹田經過,大吃一驚。
    路人紛紛議論:“壞了,丐幫要找敬修堂的麻煩了!”
    梁蝦忙向路人打聽:“請問,這丐幫都是些什么人?”
    路人說:“他們是一個乞丐團伙,當今為首的叫王桂,武功可了不
得。”
    梁蝦趕緊收拾魚挑子奔回漁船。
   
    華林寺
    丐幫的窩棚內,阿桂居中而坐,兩旁站立著手持器械的丐幫大小
頭目。
    樹田被丐幫擁入。
    小頭目報告說:“大哥,錢老板到!”
    樹田抬頭一望,說:“原來是王大哥!”
    阿桂一拍桌子,怒道:“錢澍田,那天我真信了你,沒想到給你騙
了!快說,你把我妹妹藏在什么地方?”
    丐幫們劍拔弩張地附和道:“說!”
   
    窩棚外。
    路子威帶著武館徒弟趕來,警惕著丐幫的動向。
    樹田豁然大笑說:“哈哈哈!王大哥,你這是嚇唬誰?也太不知好
歹了吧?就算我知道你妹妹在哪里,你也該對我有點禮貌才是呀!”
    阿桂一下被噎住了。
    阿桂轉而語氣緩和地說:“錢公子,也怪我妹妹太任性,你只要把
她交出來,我也就不再為難你了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阿秀她,的確是來了廣州……”
    阿桂急問:“她人呢?”
    樹田搖搖頭說: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8
    乞丐甲站出說:“哎,我昨天明明看見你們在一起嘛!”
    阿桂威脅道:“錢公子,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    樹田不示弱地說:“那你就把罰酒端出來吧!”
    阿桂氣得青筋暴跳,一腳踢翻面前的桌子,擺出要動武的架勢。
   
    門外。
    門外的路子威及武館兄弟,欲沖進去,被前來的漱玉制止。
   
    “慢!”——正當雙方一觸即發時,一個銀鈴般的聲音,令丐幫猝然
一怔。
    只見漱玉淡定自若地來到丐幫中間。
    丐幫目瞪口呆望著漱玉,全都松弛了下來。
    樹田意外地說:“夫人,你……”
    漱玉示意樹田別出聲,徑直走到阿桂面前,說:“這位就是阿秀的
哥哥吧?真奇怪,阿秀那么有情有義,他的哥哥卻這么不講道理!怪
不得阿秀要離開你……”
  
    這時阿秀在梁蝦的陪伴下,亦匆匆來到,站在門外傾聽。
   
    漱玉說:“……阿秀她,孤身一人,遠走他鄉,頂風踏浪,九死一
生,為什么?因為在家鄉,她是一個被人踩在腳下的墮民,她太苦了,
她不甘屈辱。她之所以來廣州,是因為這里有一個她少年時的朋友,
她喜歡他,牽掛他……這樣的勇氣,這樣的至情至性,可以驚天地,
泣鬼神啊!而你這個當哥哥的,不分青紅皂白,只會靠好勇斗狠來拿
別人出氣,真是沒有出息!”
    漱玉一番話說得丐幫們無不動容。
   
    阿秀聽了這番話感動不已,伏在梁蝦肩頭,抽泣著。
    梁蝦安慰道:“姑娘,別難過,快去見哥哥吧。”
   
    阿桂自知理虧,便說:“夫人,你說的雖然在理,但我賣屋休妻,
千里迢迢來找妹妹,也不容易。你們卻瞞著我,干情于理,也說不過
去吧 ?”
    這時,阿秀捧著一匣書走了進來,說:“哥,這不關他們的事!”
    阿桂喜出望外地喊道:“阿秀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王大哥,難得你們兄妹團聚,我們就告辭了。”
    阿桂歉意地拱手說:“錢公子,誤會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9
    門外
    子威見見此情形,帶著徒兒悄悄撤走。
    梁蝦在門外等候。
    樹田和漱玉從窩棚內走出來。
    樹田看見梁蝦,叫道:“梁老伯!”
    梁蝦說:“錢先生,我見你被丐幫拉走,怕你吃虧,就告訴了阿秀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多謝了!夫人,就是這位梁老伯救了阿秀。”
    漱玉靈機一動,對樹田說:“你先回店里去,我跟老伯說點事兒。”
   
    華林寺涼亭。
    漱玉和梁蝦坐在涼亭內。
    漱玉說:“老伯伯.您老也知道了.阿秀對錢先生一往情深,真是
世間少有。我跟錢先生已經商量好,打算名媒正娶,將阿秀接到錢家來
,我和阿秀從此姊妹相稱,您的意下如何?”
    梁蝦高興地說:“夫人,你如此深明大義,也是世間少有啊!阿秀
有這樣的緣分,真是前世修來的福氣呀。這下我也放心了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老伯,阿秀那里……”
    梁蝦說:“放心,我來跟她說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那就拜托了。”
   
    窩棚內。
    阿秀說:“哥,我們家雖然世代為墮民,卻從來不屑向人乞討,你
怎么就加入丐幫了呢?”
    阿桂說:“唉,哥也是走投無路啊!阿秀,回到哥這里來吧,如今,
我手下畢竟有成百上千人,哥可以保護你。”
    阿秀搖頭說:“哥,各走各的路吧。我現在逐漁而往,順水漂流,
挺好的。”
    阿桂說:“阿秀……”
    阿秀說:“哥,這部《濟世千方》, 交回給你。”
    阿桂說:“你不是要給錢公子嗎?”
    阿秀說:“錢公子說,沒有得到你的同意,他不能要。”
    阿桂說:“錢公子這個人,看來我是錯怪他了。”
    阿秀說:“你要記住父親的囑咐,這部書一定要送給能濟世救人的
人。哥,我走了。”
    阿桂說“妹妹,常來看哥,啊?”
    阿秀含著眼淚,扭頭而去。
   
    光孝禪寺,白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70
    這是一座始建于三國時的嶺南名剎。
    大雄寶殿內,佛像莊嚴。
    身披袈裟的僧侶,在雄渾的佛樂伴奏下,唱頌著《大悲咒》。
    阿秀匍匐階前,虔誠地禮拜著。
   
    錢宅,白天。
    漱玉領著蕓香等正張羅著布置新房。
    蕓香說:“這間新房真漂亮!”
    漱玉說:“這里的陳列布置,全是按著錢先生慈溪老家的樣子。”
    蕓香說:“哎,我長這么大,還從來沒聽說過,當老婆的,這么著
急上火地為老公張羅著娶小老婆呢!”
    漱玉微嗔道:“又耍貧嘴了,小心我擰你嘴巴!”
    蕓香嚇得直吐舌頭。
    靚姐捧著一匹錦緞前來,說:“夫人,尋遍了廣州城,總算買到了
這匹地地道道浙江慈溪產的緞子!”
    漱玉說:“辛苦你了,靚姐。”
    靚姐說:“咳,說什么辛苦,這又是千載難逢的喜事啊!”
    漱玉說:“靚姐,不知為什么,自從錢先生跟我講到阿秀這個人,
我就一直怦怦心跳,好像我和她前世便結下了解不開的夙緣,我中有
她,她中有我,仿佛天生就是一對姊妹。可是,命運不公平,她比我
苦命。所以,我有責任讓她得到補償,我要讓錢先生和她的這樁婚事,
辦得體面,辦得風光……”
    靚姐感動地說:“夫人,你真是一個好人啊!”
    這時,梁蝦慌慌張張地找到漱玉,說:“夫人,有件事……”
    漱玉見梁蝦不便當著外人的面說,便說:“老伯,請里面坐。”
   
    客廳。
    漱玉大吃一驚地說:“阿秀不見了?”
    梁蝦傷心落淚地說:“我找遍了全城,也找了她哥哥,全無蹤影。
這姑娘怕是再也不會回來了!可憐哪……”
    漱玉說:“老伯,那件事,您跟她說了嗎?”
    梁蝦說:“說了……”
   
    上回——
    漁船上,夜。
    梁蝦夫婦在燈下正與阿秀細細交談。
    梁蝦說:“錢先生家境好,人品又好,他夫人又這樣通情達理,你
苦日子總算熬到頭了,我們真為你高興啊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門】
    阿秀噙著眼淚說:“老伯,伯母,你們的慈愛之心,錢先生和他夫
人的好意,我感激不盡。但是,我不能啊!人家那么美滿的一對夫妻,
我怎么能……再說,我雖然不是出自知書識理的人家,卻也懂得自愛
自尊,這樣的婚姻,我哪里配。”
    梁蝦嘆道:“唉,你說的也有道理,這事,你再好好想想。我們膝
下無兒無女,自從姑娘你來了,我老倆口真是枯木逢春啊!姑娘如不
嫌棄,就和我們一起相依為命吧!”
    阿秀說:“多謝二老的厚愛。只是,阿秀已另有去處,怕不會在此
久住了。”
    二老悵然若失……
   
    客廳。
    梁蝦說:“……她走之前,沒有留下一句話,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
唉,這險惡世道,她何處可容身啊!”
    漱玉聽完梁蝦的敘述,不勝唏噓。
    漱玉感慨地說:“人和人真是不一樣啊!”
   
    臥室,深夜。
    樹田和漱玉在被窩里談起阿秀,嗟嘆不已,難以入睡。
    漱玉說:“阿秀的人格,遠比我想象的高貴得多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讀書人整天講‘修身’,有幾個能修到阿秀這樣的生命
境界啊!”
    樹田腦中不斷浮現阿秀的身影——
   
    阿秀搖船江上。
    阿秀采藥山中。
    阿秀驅趕黃蜂。
    阿秀送上紅肚兜……
   
    漱玉見樹田流下熱淚,便臉貼臉地緊緊摟著丈夫,以示撫慰。
   
    粵海關官衙,白天。
    韓夢侯正在批閱案卷。
    衙役前來稟報道:“韓大人,莫仁千總已到。”
    夢侯說:“叫他進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!72
    莫仁進來施禮道:“參見韓大人。”
    夢侯說:“莫千總,上次你帶兵俘獲英船之事,皇上已降下諭旨,
給予嘉許,并賞給你一對御用荷包,以示優眷。”
    莫仁叩接荷包道:“謝皇上隆恩,萬歲,萬歲,萬萬歲!”
    夢侯問道:“莫千總,近來海上情況如何?”
    莫仁說:“韓大人,這些日子,廣州傳出疫癥,洋人避之唯恐不及,
紛紛躲去澳門,夷船也不敢進珠江口了。”
    夢侯說:“唔。這場疫癥來勢兇猛,官兵們要加強防患才是。”
    莫仁說:“是。”
   
    番攤館,夜。
    番攤館內,前來玩樂和賭博的人,稀稀落落。
    一群妓女,攬不到主顧,無精打采,排列左右。
    張保仔見狀,搖頭嘆氣。
    幾個妓女起了煙癮,涕淚橫流,痛苦不堪。
    妓女甲一把攬住張保仔說:“張大哥.弄泡大煙來抽吧,受不了啦!”
    張保仔發火道:“去去去,要抽大煙,去拉客呀!”
    妓女甲說:“現在怪病流行,鬼都不來了!”
    妓女乙也上來攬住張保仔說:“張大哥,我們伺候你吧!”
    妓女們一起湊過來,扯著張保仔的衣服褲子說:“對,我們伺候你,
只要給口煙抽……”
    張保仔狼狽不堪地喊道:“來人哪——”
    幾個手持皮鞭的打手沖上來,將妓女們打得嗚哇鬼叫……
   
    包廂內。
    莫仁正在妓女伺候下,吞云吐霧。
    妓女討好地說:“大人,我再陪你抽一泡。都說抽大煙可以防疫癥
呢。”
    莫仁說:“是嗎?嘻嘻,過來,我倒是聽說,玩雞可以防病。”
    莫仁猥褻地一把抱住妓女,上下其手……
    這時,外面傳來騷動聲,接著,張保仔衣衫不整地跑進來。
    莫仁驚問:“出什么事了?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他媽的,番攤館生意不好,連雞也鬧事了!”
    莫仁挖苦地說:“番攤館生意不好,也難不倒你們江相派呀。大難
之年,必有妖孽,不正是你們的好時候嗎?”
    張保仔反唇相譏道:“我們吃江湖飯的,哪有你們官府厲害,可以
上下通吃,翻云覆雨!聽說千總最近就立了大功,受到皇上的嘉獎不
是嗎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73
    莫仁說:“提起嘉獎,我鼻子都氣歪了!就獎一對空荷包,有鳥用!”
    張保仔陰險地說:“噓——這話傳出去,可是要殺頭的!”
    妓女撒嬌道:“大人,皇上獎了荷包,也不拿來看看,讓我開開眼
界!”
    莫仁拔刀而起,怒喝道:“滾!剛才的話你敢說出去,我把你剁成
肉醬!”
    妓女嚇得跪地發抖。
    張保仔知道莫仁乃沖自己而來,不免暗笑。
   
    韓宅書房,白天。
    夢侯正與樹田交談。
    夢侯說:“樹田哪,眼下廣州瘟疫流行,百姓遭殃,你當大夫的,
有什么方子沒有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這場瘟疫來勢兇猛,病象奇特,我翻遍了歷代醫案,均
不見記載。我配制的‘清熱解毒散’,雖可減輕癥狀,卻難治根本。我
打算請教魏先生,看看西醫有什么辦法。”
    夢侯憂心忡忡地說:“唉,現在謠言蜂起,盜匪橫行,邪教迷信活
動十分猖獗,皆因疫情得不到遏止呀。這座千年古城,已是滿目瘡痍
矣!”
    夷館花園。
    魏爾曼正在打太極拳。只見他,虛靈頂勁,氣沉丹田,上下相隨,
柔中有剛……
    樹田來訪,一旁靜觀,頻頻頷首。
    魏爾曼做完收勢后,才發現樹田來到,便抱拳笑道:“見笑,見笑!”
    樹田鼓掌道:“魏先生的太極拳,達到相當境界了,了不起!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錢先生說得有道理,要理解中國文化,太極拳是個方
便法門。什么陰陽、經絡啦,以柔克剛、以靜制動啦,無極生太極啦……
仿佛都在這圓轉變化之中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就好像要理解西方文化,一看你們的人體解剖圖,就能
體會三分。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錢先生,請到里面喝咖啡。”
   
    客廳。
    魏爾曼沏上咖啡。
    樹田說:“魏先生,你怎么不跟別的洋人一道,躲到澳門去呀?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躲避疾病的醫生,就像臨陣脫逃的將軍一樣,是極大
的恥辱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門4
    樹田說:“我想請教魏大夫,廣州這種流行病,西方發生過嗎?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我查了一下資料,這種病很像歐洲曾經兩度流行過的
黑熱病,可又不完全一樣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西醫有什么藥物可治嗎?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目前沒有特效藥。錢先生,你什么時候出診,把我也
帶上吧。我們一道來研究研究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那太好了!”
   
    街上,白天。
    街上行人稀少,一片蕭疏之狀。
   
    路邊,夜間
    有人倒斃于此,野狗尋味而來。
   
    寺廟道觀,自天。
    前來求仙拜佛、祈福消災的人流涌涌。
   
    郊野,黃昏。
    送葬哭喪的隊伍絡繹不絕
   
    斗姥宮,白天
    這里香火鼎盛,道樂喧闐。
    信眾們黑壓壓跪成一片。
    通天教主正在手畫符簏,揮劍作法。
    教主“開示”道:“各位信眾,昨晚南極仙翁傳令給貧道,說三天
后的午時,他的徒弟,和、合二仙童,將現身珠江上。此事怕與時下
廣州的瘟疫有關。屆時,望爾等正心誠意,前往拜謁,祈求仙童以仁
愛之心,保佑家人平安無恙……”
   
    街頭巷尾。
    人們紛紛口耳相傳:仙童要顯靈了!
   
    宅第民居。
    疊印出幾組樹田帶著魏爾曼,晝夜為病人出診的畫面。
   
    華林寺窩棚內,白天。
    阿桂病倒在床上,呻吟不止。
    小頭目阿祥在一旁伺候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75
    阿桂有氣無力地問道:“阿祥,丐幫有幾個兄弟過身了?”
    阿祥說:“七個了。”
    阿桂說:“下一個,該輪到我了。”
    阿祥說:“大哥可別這樣說!”
    阿桂從枕邊拿出《濟世千方》,說:“阿祥,我怕萬一……這部書,
請你幫我交給錢先生。”
    阿祥接過書,應道:“哎。”
    阿桂傷感地念道:“妹妹,你在哪兒呀?哥好想你,哥怕再也見不
著你了……”
   
    錢宅書房,深夜。
    樹田在書房,一邊查閱醫書,一邊配著藥,不斷搖頭嘆息。
    漱玉捧來一杯熱茶,說:“你聽,雞都叫了,早點歇著吧,別累壞
了身子呀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唉,眼下時疫橫行,那些騙人的妖魔鬼怪又大行其道,
我卻束手無策,慚愧!夫人,你先睡吧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不,我陪著你。”
   
    街上,白天。
    江相派黨羽身著法衣,抬著紙扎的仙童像,沿街敲鑼哈喝道:“天
降瘟疫,禍及全城,和合二仙,即將現身……”
   
    敬修堂,白天。
    阿祥將《濟世千方》交給樹田。
    樹田關切地詢問阿桂的病況。
   
    錢宅書房,夜。
    樹田正在翻閱《濟世千方》, 漱玉挑燈相陪。
    突然,樹田拍案而起,興奮地說:“夫人你看,這個方子所舉的癥
狀,跟眼下流行的病,簡直一模一樣!”
    漱玉看方子,吃驚地說:“這么大的分量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這就是所謂的‘虎狼方’。”
    這時,魏爾曼來訪,二人大覺意外。
    樹田說:“魏大夫漏夜來此,一定有什么發現吧?”
    魏爾曼打開一張人體內臟圖,說:“剛剛我解剖了一具丟在路邊的
病人尸體,發現病毒損害的是這些部位……”
    樹田看后高興地說:“好,這就印證了這個方子,完全符合傷寒六
經的論述。夫人,馬上按這個方子配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76
    鬼巢,白天。
    通天教主正與張保仔等江相派頭目密商。
    教主說:“這場瘟疫,乃天助我江相派也!我們務必抓住這一時機,
大振江相派的威風。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教主,仙童顯靈的事,已經全部安排妥當。”
    教主說:“記住,務必滴水不漏!”
    眾頭目應道:“是!”
   
    錢宅天井,白天。
    紅泥炭爐上正在熬著藥。
    樹田、魏爾曼守在炭爐旁。
    漱玉在撫琴。
    琴聲中,魏爾曼眼里噙著淚水。
    魏爾曼腦中浮現出露易絲彈琴的身影……
    樹田將藥汁倒進碗內,欲喝,這時琴聲立止。
    漱玉驚叫道:“樹田,你要干什么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這藥毒性大,我必得試一試。”
    漱玉奪過藥碗說:“不行,要試就我試。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還是讓我來試吧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你們不要爭了。”
    樹田從漱玉手中奪回藥碗,一口吞下。
    這時,劉義披麻戴孝地,哭著前來報告噩耗:“漱玉小姐,老爺他——”
    漱玉一聽,當場暈獗。
    樹田忙掏出八寶回春丹,喂其服下。
    樹田不停地喊著:“漱玉,漱玉……”
    漱玉醒來,哭成個淚人兒似的。
    樹田說:“劉老伯,車在外面嗎?”
    劉義說:“在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走。”
    魏爾曼擔心地說:“你剛試完藥,是不是……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顧不了許多了!”
   
    周宅靈堂。
    劉義帶樹田等來到時,靈前空無一人。
    漱玉哭倒在靈前。
    樹田在靈前叩拜道:“岳父大人,樹田來遲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!77
    魏爾曼在胸前劃著十字。
    劉義哭叫道:“老爺,漱玉姑娘和姑爺來看您來了,您老人家就安
心地去吧!……唉,老爺他,臨終的時候,嘴里不停地念叨著漱玉、
漱玉,硬是不肯閉眼啊。我要來通知你們,可他們家里人都說,不許
告訴外姓人……老天爺呀,這人心都是肉長的,怎么就不一樣啊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夫人,剛才這藥,我試過之后,看來沒問題,我現在要
立即送藥去華林寺,救人要緊。夫人留在此守靈,萬望節哀保重才是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你快去吧。”
    魏爾曼說:“我跟你一道去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劉老伯,漱玉就拜托你了。”
    劉義說:“錢先生放心。”
   
    仙童廟前,白天。
    仙童廟建在珠江邊上,此時已十分破落。
    廟前設一祭壇,供著豬頭三牲和鮮蔬果品。
    通天教主身著道袍,手持長劍,揮舞作態,口中念念有詞。
    成千上萬的信眾匍匐在地,靜候仙童顯靈的時刻。
    此刻,通天教主揮劍一指江面,大呼:“仙童到——”
   
    江面。
    這時,只見江面上浮起兩具并在一起的男女童尸。童尸逆水而
漂……
    兩岸百姓驚恐萬分,一個個磕頭如搗蒜,發出山呼海嘯般的聲浪:
  “仙童顯靈了,仙童顯靈了……”
  
    祭壇前。
    通天教主指揮江相派黨羽將一對童尸抬上,放在事先架好的柴堆
上。
    柴堆被點燃,火光沖天。
    教主合掌祈愿道:“二位仙童啊,請寬恕廣州的百姓吧!只怪他們
蒙昧無知,一時冷落了仙童的廟堂,忽視了座前的香火,以致仙童發
怒,降下災禍……貧道率全城父老謝罪了!”
    眾信眾三跪九叩地謝罪。
    教主繼續說:“貧道在此,替廣州百姓許下誓愿,一定重修仙廟,
再塑金身,望仙童含笑于仙府,保百姓之平安……”
    江相派人捧著“功德箱”,四處募捐,信眾們一個個傾囊而出。
   
    街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廠8
人們紛紛議論——
“這和合仙童真是靈驗啊!”
“難怪仙童發怒,降下瘟疫,你看仙童廟破成什么樣子了!”
“快去捐錢謝罪呀!”……

推薦產品

“敬修堂美麗魅影”女性私密抑菌凝膠

“敬修堂美麗魅影”抑菌護理液

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久本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