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fzjbv"></var>
<var id="fzjbv"></var><var id="fzjbv"></var>
<var id="fzjbv"></var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<var id="fzjbv"></var>
<thead id="fzjbv"><cite id="fzjbv"></cite></thead>
<cite id="fzjbv"><span id="fzjbv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fzjbv"></cite>
搜索

logo

底部備案

Copyright ©廣州白云山敬修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    (粵)-非經營性-2020-0503    粵ICP備05038002號   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 廣州

二維碼

 

底部導航

聯系我們

地 址:廣州市人民南路 179 號 生產地址:佛山市南海區黃岐鄱陽路 249 號 咨詢熱線:4000011790 郵  箱:jxt@jxt.com.cn

關注我們

>
>
天地方圓 (15)

天地方圓 (15)

作者:
發布時間:
2018/05/15
瀏覽量

 第 十 五 集
    周宅靈堂,白天。
    漱玉一身縞素,獨守靈前。
    漱玉撥亮燭芯,續上香火。
    漱玉跪在靈前,深情道:“義父啊,您昨夜托夢給我,說想聽孩兒
彈琴,我特意著人將綠綺臺琴帶來了,您聽著啊……”
    漱玉含淚撫琴。
    琴聲幽幽,寄托著哀思綿綿……
    劉義領韓夢侯來到靈堂。
    劉義說:“漱玉姑娘,韓伯伯來了。”
    漱玉停下彈奏,拜見夢侯。
    漱玉泣不成聲地說:“韓伯伯……”
    夢侯佇立靈前,老淚縱橫地說:“慕堂兄,這些日子,我公務在外,
來遲了,你怎么不肯等等夢侯呀!”
    漱玉勸慰道:“韓伯伯,您……”
    夢侯忘情地傾訴著:“數十年宦海茫茫,閱盡了人世滄桑,知我、
愛我,可以推心置腹、互見肝膽的人,只有你啊!你走了,我心里有
話,找誰說去呀!”
    劉義端來一張椅子,說:“韓大人,請坐下。”
    漱玉扶夢侯坐定。
    夢侯望望左右,說:“漱玉姑娘,就你一個人在這里守靈嗎?周文、
周武他們呢?”
    劉義搖頭嘆道:“唉。別提他們了,他們正在那邊偷著樂呢!”
    夢侯頓時火起說:“帶我去看看!”
   
    后堂。
    周文、周武招來一班豬朋狗友,正在吹拉彈唱,飲酒狎妓,尋歡
作樂。
    韓夢候突然闖入,怒視著周家兄弟。
    全場顧時啞然。
    夢侯厲聲喝問:“你們這是在辦喪事還是在辦喜事呀?”
    眾面面相覷。
    夢侯一腳將面前的一架揚琴踢翻,大罵一聲:“畜牲!”
   
    錢宅天井,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!3)
    天井里擺滿了藥材,一排紅紅的炭爐上,正在熬制著湯藥。
    樹田獨自一人,潛心地配藥、熬藥、試藥。
    這時,阿桂前來,叫道:“錢公子……”
    樹田回頭一望, 意外驚喜道:“王大哥!你的病好了?”
    阿桂說:“不單我好了,丐幫幾個兄弟,吃了你的藥,全好了!所
以我要馬上來告訴你。”
    樹田興奮地說:“好,太好了!”
    阿桂感激地說:“錢公子,謝謝你,謝謝你的靈丹妙藥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王大哥,你錯了,我應該謝你才是。我用的方子,就是
從《濟世千方》里得到的。”
    阿桂說:“真的嗎?”
   
    敬修堂作坊,白天。
    伙計們正在加緊熬制“避瘟散”。
    伙計甲說:“錢先生配制的這種‘避瘟散’,醫治眼下的疫癥,真
是靈得很。我親戚一吃,馬上見功。”
    伙計乙說:“這下敬修堂可要發大財了!”
   
    永和堂藥店,白天。
    藥店帳房先生。悄悄地對掌柜說:“掌柜的,聽說敬修堂研制了一種
  ‘避瘟散' 是醫治當前疫癥的特效藥,效果好得很呢。”
    掌柜吃驚地說:“當真?這可是不得了的商機啊!”
    帳房說:“敬修堂這下更得飛起來了!”
    掌柜說:“哎,你堂弟不是在敬修堂嗎?能不能把他們的方子……”
    帳房說:“我何嘗不想,但是,沒門兒。配方只有錢澍田和他夫人
知道。”
    這時,差役送來一份帖子,說:“李老板,這是藥行公會給你的帖
子。”
    掌柜打開帖子一看,說:“咦,藥行公會通知我,明早到惠仁茶樓
開茶會,由敬修堂作東,這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?”
   
    小酒館,夜。
    蔡二殷勤地為樹田斟酒。
    樹田說:“蔡二兄,你涼茶鋪生意不錯吧?”
    蔡二說:“ 托你的福,還行,已經開了八家分店了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那不錯。”
    蔡二說:“咳,不過是小本生意而已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蔡二兄請我喝酒,有什么事,請說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8!
    蔡二說:“錢先生,聽說你研制的'避瘟散',效果不錯, 功德無
量啊。小弟愿為推廣此藥,克盡綿薄之力。如能由我獨家經銷,所得
利潤,可以你得大頭,我得小頭……”
    樹田笑道:“何必大頭小頭,我把藥方交給你就是!”
    蔡二驚喜不已地說:“真的?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明早請到惠仁茶樓喝茶。告辭!”
   
    惠仁茶樓,清晨。
    大堂里懸掛著“廣州藥行公會茶會”橫額。
    座上盡是廣州藥行的同仁,蔡二也在座。大家各帶疑惑,等著下
血的文章。
    這時,藥行公會會長站起來說話:“各位同仁,今天,藥行公會請
諸位來,是受敬修堂之托,公布一個‘避瘟散’的方子……”
    下面“嗡”的一下就議論開了——
    “有這樣的好事?”
    “內里必有文章。”
    “小心上當。”
    “哎,聽聽錢先生怎么說吧。”
     這時,樹田站起來說:“各位同仁,‘避瘟散'不是敬修堂首創的,
乃取之于前人的驗方。經試驗,對廣州時下的疫癥,療效甚佳,并得
到了和劑局核準。鑒于這次疫癥流布甚廣,百姓求之甚急,敬修堂決
定將方子無償向全藥行公開……”
    場上鴉雀無聲,一個個面面相覷,似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
    會長站起來說:“敬修堂這一善舉,充分體現了藥行濟世救人的宗
旨,弘揚了粵商造福桑梓的大家風范,可欽,可敬!”
    全場熱烈鼓掌。
    會長繼續說:“'避瘟散’將由藥行公會監制,各藥鋪分頭加工
。請諸位商量一下,以保本微利為原則,統一價格,統一商標,統
一上市日期,盡快滿足市民的急需,并謹防假冒……”
    樹田一一向大家派發藥方。
    眾熱烈地議論。
   
    街頭巷尾,商鋪門前,城墻兩旁,到處張貼著醒目的街招——
     
    “全城藥店明碼實價聯合推出避瘟散。”
    “信醫不信巫,請用避瘟散。”
    “有了避瘟散,家家保平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82
    永和堂。
    前來買避瘟散的百姓排成了長長的隊伍。
    隊伍中議論紛紛——
      “幾毫子就可以救一條命,這避瘟散真便宜!”
      “好藥不在價高嘛。”
      “‘信醫不信巫’,一點沒錯!”
    柜上,掌柜和帳房先生,樂得合不攏嘴。
   
    仙童廟,白天。
    廟前一片冷落。
    稀稀拉拉有幾個老人來求“仙水”
    街坊勸阻道:“阿婆,求什么仙水喲,還是快去買避瘟散吧。”
   
    廟內。
    蔣天流等打開“功德箱”,里面叮叮當當掉下幾個銅板。
    蔣天流等搖頭嘆息。
   
    粥艇,白天。
    崩牙仔來買艇仔粥。
    靚姐說:“崩牙仔,好久沒見你了。”
    崩牙仔說:“丐幫差一點韓家鏟〔粵語)了。幸得錢先生用避瘟散
救了我們一條命呀。”
    食客甲說:“靚姐,你說那仙童顯靈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    崩牙仔說:“仙童顯靈?唉,真是造孽喲!我親眼看見……算了,
還是不說為妙!”
    靚姐說:“都是街坊,沒有外人,說說。怕什么?”
    崩牙仔說:“那天,我在三元里……”
   
    閃回——
    三元里,白天。
    崩牙仔在路邊乞討。
    一群逃荒者在賣兒鬻女。
    江相派人挑了一男一女,講好價錢之后,將他們帶走。
    孩子和他們的父母悲痛欲絕。
    江相派人說:“嚎什么,我要送他們去上等人家,過神仙日子呢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83
    粥艇。
    崩牙仔繼續說:“我一眼就認出來,江上浮出來的兩具童尸,就是
那兩個孩子。”
    靚姐說:“阿彌陀佛……”
    食客甲說:“那尸體怎么又會逆水往上漂呢?”
    崩牙仔說:“這還不容易?他們用石頭綁在尸體上,沉下水底,然
后系上篾繩,連在上游的船上,船一走,尸體不就跟著動啦。”
    食客甲說: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    靚姐說:“罪過,罪過!”
    崩牙仔說:“你們千萬不要說出去,江相派的人,可惹不起!”
   
    敬修堂,白天。
    敲鑼打鼓前來送匾的人接踵而至。
    樹田,漱玉攜伙計們接匾。
    阿桂率丐幫送來《妙手回春》
    趙舉人送來《華佗再世》
    靚姐送來《大醫精誠》
    藥行會長送來《藥行楷模》
   
    鬼巢,白天。
    通天教主、張保仔、蔣天流等正在議事。
    天流說:“這次又是給敬修堂攪了局,弄得江相派大失面子!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你說這仙童廟還修不修?修吧,錢都搭進去還不夠;
不修吧,江相派怎么有臉見人?”
    教主說:“仙童廟照修。錢不是問題,再弄多兩船鴉片就是。只是
那個敬修堂,是不是太得意了?”
    天流說:“就是。得想法子治治他們。”
   
    珠江口,白天。
    莫仁率士兵乘緝私船巡邏在江面上。
    莫仁發現一只小艇形跡可疑,便命士兵:“搜!”
    士兵從小艇上搜出一袋鴉片。
    士兵報告莫仁:“莫大人,有鴉片!”
    莫仁說:“把他帶走。”
    士兵將艇主阿歪壓上緝私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J84
    千總衙門。
    莫仁正在審問阿歪。
    莫仁說:“你可知道,按大清律例,走私鴉片是要殺頭的?”
    阿歪哀求道:“求大人寬恕,饒我一命!”
    莫仁說:“來呀,讓他簽字畫押。”
    阿歪以顫抖的手,在供狀上按下指印。
    莫仁喝道:“帶下去!”
    阿歪掙扎著說:“大人,小人愿將功抵罪啊!”
    莫仁說:“笑話,你有什么功?”
    阿歪望望兩旁的衙役,說:“大人……”
    莫仁會意,揮退衙役,說:“說吧。”
    阿歪說:“大人,我要揭發一個重大的案犯……”
   
    茶樓,白天。
    樹田正與路子威喝茶聊天。
    子威說:“這次你獻出避瘟散,解除了廣州的瘟疫,敬修堂功德不
小,益發名聲大震了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古語說得好,‘驕能喪志,嬌可狀身’,我是越來越戰戰
兢兢的了。”
    子威說:“江相派怕是不會放過你,他們是什么事都干得出來的,
你要多加提防才是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子威兄提醒得好。”
   
    鬼巢。
    通天教主與張保仔正在議事。
    門外報告說:“莫千總到。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這家伙一來,準沒好事。”
    教主說:”你跟他談吧。”
    教主避進內室。
    莫仁昂昂然走進來。
    張保仔說:“千總大人大駕光臨,有何指教?”
    莫仁大大咧咧地往主位上一坐,說:“嗨,煩死了。有好茶嗎?來
一杯 。”
    張保仔為其斟上茶,問道:“莫千總有什么煩心事?”
    莫仁說:“家鄉來信,說是要重修祖屋祖墳,讓我匯三十萬兩銀子
去。他們以為我在外面發了大財呢。我來是想請教主給我算一卦,看
看這祖屋祖墳足當修呢,還是不當修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85
    張保仔說:“教主不在,回頭我轉告就是了。”
    莫仁神秘地說:“這里說話方便嗎?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放心,說吧。”
    莫仁說:“你們江相派也忒大膽了,這次鬧出個仙童顯靈來,現在
全城都在議論,說這種迷信活動,與當年取締的八卦邪教如出一轍呢。”
    張保仔大驚失色道:“是真的?”
    莫仁說:“還有人謠傳,說是當年乾隆皇帝降旨通緝的八卦教教主
封阿六,混入你們江相派了。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胡扯!封阿六二十年前就渡海跑到外洋去了。”
    莫仁說:“去了也可以回來嘛。當然,也只是謠傳而已。不過,無
風不起浪,是不是?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江湖上是非多,江相派還靠千總多多關照。”
    莫仁說:“彼此彼此。告辭了,教主那里,拜托轉告一聲。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千總慢走。”
    莫仁走后,教主神情凝重地走出來。張保仔欲轉述莫仁的話,教
主以手勢制止,表示他都聽見了。
    教主說:“給他三十萬兩銀子。”
   
  敬修堂作坊,白天。
    作坊里,伙計們切片的、粉碎的、熬煮的、制丸的、包裝的……
各司其責,井然有序。
    漱玉在作坊里巡視著,細心地檢查每一道工序,每一樣配料,有
的還親口嘗一嘗。
   
  街邊,夜。
    敬修堂伙計阿興,放工后打此路過。突然,肩頭被人一拍,此人
尖聲叫道:“這不是阿興嗎?”
    阿興說:“原來是阿利,多年不見了。”
    阿利說:“還記得小時候一起爬樹掏鳥窩的事嗎?”
    阿興說:“哼哼記得,那次你從樹且摔下去……”
    阿利說:“你看,我這只腳,到現在走路還這樣……”
    阿興說:“改日我給你弄點跌打萬花油搽搽。”
    阿利說:“走,難得見面,喝一杯去。”
     
  小酒館。
    二人邊喝邊聊。
    阿利說:“能進敬修堂,算你運氣好;不像我,弄點小買賣,風里
來,雨里去……喝酒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86
      阿興漸覺頭暈目眩,說:“喝……”
      阿利見狀,便說:“老弟,你先喝著,我上上茅房就來。”
      阿興昏昏沉沉,歪倒在椅子上。
      一隊官兵走來,不由分說,將其架走。
    阿興昏然不覺,嘴里說著胡話:“阿利,喝……”
    官兵斥道:“走,到牢里喝去!”
   
  牢房,深夜。
    阿興醒來,發現自己在牢房中,便大喊:“阿利,阿利——”
    一獄卒過來喝道:“你喊什么,欠打呀!”
    阿興說:“我怎么會在這里?”
    獄卒說:“問你自己呀!你為什么身藏鴉片?”
    阿興說:“鴉片?冤枉,天大的冤枉呀!”
    獄卒說:“你現在渾身是舌頭,也講不清楚了!”
    獄卒掉頭而去。
    阿興呼天搶地,大叫冤枉。
    這時,阿利拍著窗口喊道:“阿興。”
    阿興如獲救星地說:“阿利,你快救我,你可以作證的!”
    阿利說:“唉,我.上完茅房回來,店家就說你給官兵帶走了,說是
在你身上搜出了鴉片,這可是殺頭之罪呀!”
    阿興說:“冤枉啊!”
    阿利說:“你現在喊冤也沒有用,人家有證據。我剛才到處托人救
你,總算找到一個當官的,答應保你出去。不過有個條件……”
    阿興說:“只要能保住命……”
    阿利說:“他知道敬修堂的八寶回春丹是你經手做的,就說,你只
要把這包東西摻進去,做好后帶兩粒回來,向他交差,就保你無事。”
    阿興斷然拒絕道:“不不不,敬修堂對我那么好,我怎么下得了手
啊!”
    阿利冷笑道:“你是義氣重要,還是命重要?”
    阿興低下了頭……
   
  敬修堂作坊,白天。
    各道工序都在緊張地進行。
    阿興干活時,顯得心神不定。
    漱玉捧著一包已粉碎的細料,對阿興說:“阿興,柜上回春丹已
經賣完了,要加緊供貨。細料我已經排好了,交給你吧。”
    阿興接料時,手發抖。
    漱玉在作坊里仔細巡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!87
    阿興找不到動手的機會,神情越來越慌亂,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
  珠。
      漱玉發現阿興神情不對,便走上前關切地問道:“阿興,你是不是
不舒服?”
      阿興掩飾道:“不不不,我……”
      這時,外面一陣騷亂,有人大喊:“起火了!”
    漱玉扭頭一望,見到火光,連忙沖出去觀看火情。
    伙計們都朝夕望去。
    趁此,阿興慌張地將一包粉末投入了藥料中。
    漱玉很快趕回來,對伙計們說:“是對面茅屋起火,好多人在那里
撲救呢,不要緊的,大家專心干活吧。”
    一批回春丹已經制好,阿興偷偷揣上兩丸。
   
  街角,夜。
    阿利在暗角等候。
    阿興慌慌張張走來,將藥丸交給阿利。
   
  錢宅廳堂,夜。
    樹田和漱玉正在飯桌上。
    漱玉停下筷子,若有所思。
    樹田說:“今天對面那場火,燒得有點蹊蹺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我也正在想這件事呢。”
    漱玉腦海里不斷將起火和阿興的異樣表情交織在一起……
    漱玉放下筷子說:“我還是去作坊看看。”
    樹田剛要說話,漱玉已走出門外……
   
  作坊。
    漱玉提著燈籠,各處仔細檢查。
    漱玉檢查回春丹,拿起一粒,先聞聞,然后咬了一口,頓覺大旋
地轉,燈籠落地……
    樹田正好趕來,見狀大驚道:“夫人!”
    漱玉指著那批藥,艱難地吐出三個字:“回春丹……”
    漱玉暈獗過去。
    樹田抱起漱玉,飛身奔出……
   
  錢宅臥室,深夜。
    樹田守候在榻前,漱玉漸漸醒來。
    樹田高興地摟著漱玉道:“夫人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8k
      漱玉有氣無力地說:“他們終于下手了!”
      樹田說:“幸好夫人只嘗了一小點,要不……”
      漱玉問道:“那批藥呢?”
      樹田說:“我已經收好了,換上了倉庫里的存貨。”
      漱玉說:“他們這一手真毒啊!”
      樹田說:“此事暫不要聲張,就像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。”
     
   敬修堂,白天。
      店堂門庭若市。
     漱玉依然滿面春風地在柜上忙碌。
     樹田依然忙于接待求診的病人。
      漱玉問伙計甲道:“昨天做的回春丹上柜了嗎?”
      伙計甲說:“已經上柜了。”
      阿興聽后,十分緊張。
     不斷有人來買回春丹。
     一無賴披麻戴孝,指揮著將一口棺材抬來放在大堂上。
     無賴大哭大鬧說:“嗚嗚嗚……我八十歲的老媽,吃了你們敬修
堂的藥,當場就七孔流血……我的親娘呀,你死得好慘哪!”
    樹田上前問道:“這位兄弟,你母親吃的叫什么藥?”
    無賴說:“叫……什么丹”
    伙計們紛紛質問——
      “誰來買的?”
      “向哪個人買的?”
      “什么價錢?”
    無賴一概答不出,只是躺在地上大哭大鬧。
    這時。和劑局官員前來,對樹田說:“錢先生,我們奉命立即封存
你們柜上的、作坊的、倉庫的八寶回春丹,交由和劑查驗。”
    無賴說:“對對對,就是八寶回春丹!”
    樹田說:“這位兄弟,請先回去,八寶回春丹是否有毒,待官府查
驗之后再作定論。”
    無賴說:“好,我們官府見!”
    無賴指揮著將棺材抬走。
    和劑局官員收走全部回春丹。
    幾個顧客來到柜前,說:“這是我們剛買的八寶回春丹,退回給你
們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各位要退,悉隨尊便。如果說敬修堂的藥有毒,那完全
是有人惡意陷害。不信,我當場試給你們看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89
    漱玉拿起顧客手中的回春丹欲吃。
    這回,阿興緊張地阻止道:“夫人……”
    漱玉故意說:“怎么,你怕什么?”
    漱玉吞下回春丹,神態自若。
    欲退貨的顧客這才放心地將藥拿走。
   
  鬼巢,白天。
    蔣天流來向張保仔報信說:“和劑局查驗的結果出來了。”
    張保仔忙問:“怎么樣?”
    天流說:“說一切都按配方制作,沒有發現任何毒素。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怪了!”
    這時,無賴哭鬧著上:“我娘死得好冤哪,都是給你們害的呀!”
    張保仔兇道:“你母親都八十多了,也該死了!”
    無賴說:“你們說話可要算數呀!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我明明說了,等我派人通知你,才給你母親吃藥,誰
叫你亂來。”
    無賴說:“是我娘自己拿來吃的呀/’
    張保仔說:“那活該!”
    無賴說:“甘點算啦?”
    張保仔拿出一包銀子,說:“拿去吧。這事就到此為止,不要再胡
鬧了!”
    無賴破涕為笑,千恩萬謝而去。
    張保仔對其黨羽說:“看來,我們讓阿利和敬修堂那個伙計玩了一
把!”
    蔣天流做了個殺人的手勢,說:“干脆,把他們兩個……”
    張保仔說:“交給你去辦吧。”
   
  敬修堂,白天。
    大堂內,營業一切正常。
    伙計甲說:“阿興今天怎么沒有來?”
    伙計乙說:“他可是從來不誤工的。”
    漱玉聽了,。惴惴不安。
    漱玉急忙走到樹田跟前,輕聲對樹田說:“今天阿興沒有來上工,
我心里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……他畢竟是敬修堂的人啊。”
    樹田說:“我看,派個伙計去他家看看吧。”
   
  江邊。
    伙計甲從江邊走過,見有一大群人圍著看什么,便走去看個究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0
    原來是兩具無名尸體被草席復蓋著。
    圍觀者議論紛紛——
    “造孽喲,一定是被謀財害命的。”
    “像是被毒打后丟進江里的。”
    伙計甲揭開其中一張草席一看,驚呼道:“阿興!”
   
  敬修堂。
    柜上的伙計聞訊之后,驚懼不已,紛紛猜測——
    “從來沒有聽說他有什么仇人呀。”
    “莫非做了什么虧心事?”
    “不會吧,阿興向來忠厚老實。”
    “唉,人心隔肚皮呀!”
     “真可憐,孩子還那么小。”
    漱玉說:“沒有影子的事,大家不要亂猜了。阿興是個好人,就算
做錯了事,也不會是出于本心。我跟錢先生商量了,明天停業一天,
分頭為阿興舉辦喪事。大家共事一場,也是前世修來的緣分啊。”
    伙計們說:“是啊。”
   
  阿興家。
    靈堂前擺放著敬修堂獻的花圈。
    阿祥的妻子,背著孩兒,哭得死去活來。
    樹田、漱玉和敬修堂同仁,佇立靈前致哀。
    漱玉含著眼淚,安慰阿興妻子說:“妹子,不要太難過了,要保重
自己的身子,好好把孩子撫養成人。這些銀子,是敬修堂的撫恤金,
你收下。那些害死阿興的人,終究會有報應的!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推薦產品

“敬修堂美麗魅影”女性私密抑菌凝膠

“敬修堂美麗魅影”抑菌護理液

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久本草